文章列表
副标题
1917年,19岁的周恩来在东渡日本留学前夕,为同学郭思宁题写了“愿相会于中华腾飞世界时”的临别预言。这是周恩来在100年前的“中国梦”。“这盛世,如你所愿,山河犹在,国泰民安”。如今,中华民族正在实现从站起来、富起来到强起来的伟大飞跃,并...
俗话说“明前螺,赛肥鹅。”三月的洪泽区蒋坝镇,空气中弥漫的都是螺蛳绵长的香气。20日下午,伴随着气势磅礴的洪泽湖“渔家大鼓”,一年一度的洪泽(蒋坝)螺蛳节在美丽的千年古镇蒋坝拉开帷幕,200桌2000余人齐聚蒋坝街道一起咻螺蛳,形成了一道别...
2021年3月5日,是一代伟人、开国总理周恩来123周年的诞辰。离开人世已40多年,这位曾喊出“为中华之崛起而读书”和“愿相会于中华腾飞世界时”的伟人,虽然无法亲眼目睹今天成就。但近代以来久经磨难的中华民族,正在用经济崛起和国际腾飞,告慰以...
软兜长鱼是淮扬菜的招牌菜。外地人来淮安,如果没吃过软兜长鱼,就等于没来过淮安。因为这道菜只有淮安的厨师做得正宗、地道。明明是炒黄鳝背,为什么叫软兜长鱼?这里头还有故事呢!在清代,淮安叫清江浦。清江浦可是大运河沿线四大都市(苏州、杭州、扬州、...
2020年,“酱酒热”成为白酒行业一道最靓丽的风景线。茅台引领的酱酒热潮在全国市场表现惊人,形成了快节奏、高密度的品类曝光。其中,来自赤水河畔 “四台同堂”之一的酱酒新贵~贵州恩台酒,更是成功登陆中央电视台并三台联播,引起了极高的关注。近期...
图:活动签到现场图:参观美食基地淮扬菜名店“周公菜”图:参观美食基地川味火锅店“徐老爹”金秋十月,硕果飘香。10月08日下午,在淮安区千年古镇河下、网红夜市万丰文化街淮扬菜特色名店周公菜,《淮安城市网》举行城市生活基地美食基地“周公菜”“徐...
下关有全牛宴。不过,我没吃过,也未见过。当然,听过。过去,听谁说的,记不清了。现在,经常听下关老王说。老王,光头,贼亮贼亮的那种。初识他时,我有点怵他。一直觉得他是《上海滩》中混社会的某类人。但看人不能光看面相。老王面有点“恶”,心却善得很...
作为开国总理周恩来的家属,周子正先生多年来一直致力于宣扬周总理的工作精神及生活品味。2017年夏,回到故乡淮安的周秉和、周子正先生决定打造一家以宣扬总理精神为主题的文化餐厅。经过两年多的精心策划筹备。在总理故乡淮安,全国首家以纪念总理、宣扬...
7月28日刚开门营业才短短几天的时间,清江浦区站场路上牛肉汤面馆每天都迎来众多食客,嗅着扑鼻的牛肉汤香味鱼贯而入。与别处不同,这家牛肉汤面馆服务员显的更加热情干练:见面先露三分笑,礼貌用语挂嘴边;端面端饼带小跑,抹桌挪椅手不停。店内装修的温...
在江苏淮安下关路上,在仁义下关主题文化社区的北门,有一个大国烧饼摊,摊主凌晨3点出摊,早上7点左右收摊。每天买他家的烧饼客人络绎不绝,预定排队等候,很多时候一饼难求。他家的烧饼保持老烧饼的味道,却在传承中创新融进苏式烧饼的工艺,具有酥、甜、...
六十年历史的下关老店一一同和烧饼店,店主沈同和今年78岁,18岁到下关招婿随岳父陈寿云学打烧饼,讫今整六十载。期间,1960年至2013年在下关中市口北自家开店做了53年,2013年至2018年在盛世豪庭东门摆摊做了5年,2019年在香溢花...
炕饼堪称清江浦一绝,曾是淮安市清江浦区常见的深受人喜爱的面制品。炕饼既具平民化的身份,又具贵族化的特点。说它平民化是指常上老百姓的餐桌,收入高或低的人都能买得起;说它贵族化是由于其制作程序多、耗时长,现在手工做炕饼的人廖廖无几,少有人能吃到...
老伴的手擀面,其实是她家的祖传。想当年咱俩谈对象时,第一次到她家做客,酒是喝了不少,菜也尝了五味,至于是啥味道,当年之事早已忘却。唯有那最后上桌的一碗筋道滑爽的手擀面,让我几十年来记忆深刻,一吃难忘。记忆中那手擀面可是对象奶奶做的。她曾对我...
清江浦的饼,一般有烧饼、油饼、灶面饼、锅贴饼、芝麻饼、鸡蛋饼等等,至现在仍然在各店铺大行其道。但是,有一种似乎被人遗忘的饼,时常浮现在我的脑际,久久不能忘怀,那就是清江浦的特色面点——炕饼。这炕饼大约直径30公分,厚约3公分。饼的反面焦黄,...
淮安境内气候温和,雨量充沛,四季分明,为传统的稻作区,堪称鱼米之乡。淮安又是南北地域文化、民俗、气候以及饮食习俗的交汇过渡地带。淮安人的饮食习俗是南北兼和,既不同北方人那样以面食为主,也不同南方人那样以米制品为主食如米线、米糕等。淮安制作面...
不久前,读到一篇《雪里蕻炒肉丝》的散文,竟联想到它的“同父异母兄弟”梅干菜烧肉。如果说雪里蕻炒肉丝,是土生土长的下饭小菜,那梅干菜烧肉,就是普及全国的就酒佳肴。百度梅干菜的词条,说它是浙江绍兴的特产。为何有此说法,这恐怕于鲁迅先生的嗜好有关...
多年不见的大学好友从外地来看我,既到淮安,自是免不了带他下馆子尝尝正宗淮扬菜的美味。席间,同学对一道菜赞不绝口,问我菜名,我告之曰“蒲儿菜”,没想到他听后竟一脸茫然。我只好连说带比划,还掏出手机百度一番给他看,最后他总算弄明白了,笑着说:“...
平桥“八大碗”,也叫平桥“七烩头”,实际上是20世纪80年代之前流行于平桥镇的完整的宴会菜的俗称。过去,平桥人家置办酒席一般用“八仙桌”,每桌设8个席位,桌上按宗族、亲眷、邻里、友朋的尊卑长幼排座位。开席前,先摆好杯、碟、碗、筷、匙,每桌的...
金秋十月,和文友们包车去盱眙铁山寺游玩,美味唤起了我们的口腹之欲。菜上桌,豆角烧肉、水煮干丝、红烧土鸡、毛豆粒烧肉,鲜黄的鸡蛋饼等,地道的农家菜,山野土味吃得我们赞不绝口。这时又上一盘我最喜爱的故乡美食——酸汤鱼丸。虽然没有在故乡出生,没有...
1  /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