裹盐迎得小狸奴,尽护山房万卷书

李敏
2024-05-20
来源:淮安文化旅游网

■李敏

我不养宠物,因为不忍与它们日久生情后我依然深情而它们却因为种种原因离我远去,留我想起时独怆然而涕下,再者没有时间去溜它们,睡到自然醒是我的追求。一如我养花草,每每走到文庙花店总会驻足观赏,老板也渐渐与我相识,知道我不能养太娇贵的,偶尔没忍住三顾回眸跺脚买下,倒是仔细询问如何养花,喜阴喜阳喜水喜干,末了还不放心赘一句:你还有什么要嘱咐的吗?老板想了想说:吃好喝好写好画好。

呵呵,果然懂我!

今日画得记忆中的你来,喜欢你深蓝浅蓝渐变的眼眸,尤其迎着午后的阳光,像两颗澄净剔透的蓝宝石,你趴在小院一角的坛子上怡然自得晒着太阳,坛子上贴有福寿二字,微洇的红纸仿佛受了昨夜那场雨的恩施,又像是过年蒸馒头时顶上点的那抹红,亦是俗世里的好, 透着欢快,透着喜悦。斑驳的坛子不知道是不是当年主人用来腌过雪里蕻或是萝卜干,而现在被偶尔遗落在坛中的菊花占了窝,你倒是怪会享受,微翕乾坤品菊香,斜倚坛口梦平生。360℃仰望苍穹是在憧憬着晚上小南河里新鲜的小鱼还是昨夜与你畅谈了半宿猫生的隔壁阿花?

宋时养猫的仪式感很强,想去求娶别人家的猫新娘或猫新郎,必得提一包盐或糖或一尾新鲜鱼儿,才能报得佳人归。

生而为猫,过好猫生;

既得好猫,善待猫生。

阿弥陀佛

编辑:杨信


下一篇:这是最后一篇
上一篇:这是第一篇